燃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新发地葱霸落网彼岸花

发布时间:2020-10-19 05:59:08 阅读: 来源:燃气阀厂家

新发地葱霸落网

向商户收“代卖费”不出钱强行入股分利润控制进货量左右批发价

全国讯:“新发地的天,是晴朗的天!”葱霸蒋永宝团伙被打掉已经过去4个多月了,可是新发地批发市场经营大葱的商户们提起此事来还是兴奋不已,忍不住用这首老歌换上新词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28日上午,垄断新发地市场大葱生意的蒋永宝团伙在丰台法院受审。

长期以来,以蒋永宝为首的葱霸团伙成员在新发地市场欺行霸市,强迫商户以低价把葱卖给他们,或者卖一车葱向他们交500—1000元不等的保护费。

据了解,该葱霸团伙被打掉后,大葱价格一度下降了13%。

葱霸强收“代卖费”

商户进入新发地每车大葱收2000元

商户老胡(化名)在新发地做蔬菜批发生意已经好几年了,他就曾受到蒋永宝等人的敲诈勒索。2011年3月26日,记者在新发地市场见到了老胡。

据了解,2008年11月初,老胡从山东寿光运来30吨“铁杆大葱”。

当时,老胡运输大葱的车是清晨到达北京新发地市场的。车还没有停稳,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大葱批发户。正当老胡打开车厢挡板准备给大家批葱时,几个年轻人横着膀子闯进人群,其中一人还把用来称葱的秤砣抓在手里。

老胡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其中一人——后来得知就是人称“大保子”的蒋永宝——将老胡叫到一旁,让他拿2000元钱的“代售费”,并称如果不拿“代售费”,就由他的人动手代老胡把葱卖掉,价格由他们来定。

见事不好,老胡赶紧说一斤葱还没有卖,手上没有什么钱,恳求他少收点。虽然老胡再三恳求,但是蒋永宝始终不答应少收一分钱。

老胡告诉记者,按照市场的规定,商户在进入新发地批发市场时,只要交纳一定数额的管理费,就可以从事蔬菜交易了。以大葱为例,载重30吨的货车,收费约2000元,增加大葱销售成本每公斤6分多钱。而蒋永宝等人收取所谓“代售费”2000元,无端又使大葱每公斤增加销售成本6分多钱。

葱霸

强行“入股”

不出钱不出力卖葱利润四六开

据了解,蒋永宝葱霸团伙除了向批发大葱的商户收取“代售费”,看哪家商户的生意好,还采取强行“入股”的办法巧取豪夺。

老胡介绍,2009年春节前,他的一个老乡收购了十几吨福建漳州大葱在市场批发。漳州大葱全国闻名,不但销路很好,而且售价也高。蒋永宝等人看到后要求“入股”,一同批发。

蒋永宝等人所谓的“入股”,就是既不出钱,也不出力,一旦挣了钱他至少还要分走一半的利。如果销不出去赔了钱,则与他无关。老胡称,这明摆着是敲诈盘剥,可谁也不敢不同意,否则买卖就做不成。

按照老胡的介绍,老乡的十几吨大葱原本批发价是每公斤2元,一天就能全部批发出去,每公斤能挣0.3元。蒋永宝等人强行“入股”加进来后,商户为了保住利润,每公斤加价0.4元,一车大葱整整4天才全部批出去。再扣除蒋永宝拿走的钱,时间成本不算,一车葱算下来少挣1500元以上。

据商户们反映,蒋永宝一伙入干股,强行与商户分利,最高比例达到四六开,即商户拿四,蒋永宝等人拿六。为了获利不亏损,商户们只有提高大葱的批发价格,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围住车强收货低价买高价卖

当然,也有商户不甘心被蒋永宝盘剥,结果不是被打,就是生意做不成。

2010年3月,有个河北廊坊的商户运来了一车大葱。这车大葱是头年的葱,但质量很好,而且价格不高,每公斤批发价只有1.2元。

蒋永宝等人看好这车大葱,强行要求“入股”。该商户不同意,拒绝了蒋永宝等人的无礼要求。

于是,这伙人就守在大车周围。如果有批发商看中货要买时,蒋永宝等人就高喊:“这车货我们看上了,我们已经包圆了。”不让商贩前来批发。

眼看葱再不出手就会烂掉,于是商户最后只好将葱全部卖给蒋永宝。而此时,蒋永宝他们就以低于市场价两三毛钱的价格将大葱全部买下,再按照当天的市场行情卖出。

葱霸

垄断二级市场

不准他人从新发地进货控制大葱零售价

新发地批发市场是本市最大的农副产品一级批发市场,本市居民消费的蔬菜80%来自该市场。

记者从新发地大葱交易区商户那里了解到,除了控制市场内的大葱交易,蒋永宝等人还将手伸到了二级批发市场,进而达到左右大葱的市场价格。

商户老陈(化名)给记者举例,蒋永宝等人为了获得好处,还与清河小营二级批发市场个别商户勾结,不准他人到新发地大葱交易区进货,垄断该市场的大葱交易,进而抬高了大葱的零售价格。

葱霸

控制交易量

规定商户进货量抬高大葱批发价

据了解,蒋永宝等人还控制交易量、交易价格,人为推高葱价,从中牟利。

来自河北的商户老孙(化名)告诉记者,每年11月上旬是大葱集中上市的季节,这段时间新发地市场每天的大葱批发量可达30万斤。为了左右大葱的批发价格,蒋永宝等人以联合经营的名义,强行要求其他商户按他的价格向外批发。

2008年11月初的一天,由于批发量大,老孙暗中降批发价。蒋永宝等人得知后,上去就是拳打脚踢,并威胁将老孙赶出市场,吓得他再也不敢降价了。

老孙告诉记者,山东“铁杆大葱”是市民冬储大葱的主要品种,销售量很大。2008年11月初,“铁杆大葱”的批发价是每公斤0.9元。为了抬高“铁杆大葱”的价格,蒋永宝等人不准商户随便进山东“铁杆大葱”。

老孙称,原本市场每天都进五六车山东“铁杆大葱”,到后来每天只进一车,“铁杆大葱”的批发价也涨到了每公斤1.1元。通过“入股”的摊位,蒋永宝他们挣到了更多的钱。

商户方某告诉记者,2009年正月,蒋永宝控制了15家的大葱商户,把他们联合起来排好班,每天只能由他们中一半的商户进货批发,每进一车货他们提成600元。

这样就使得在大葱的产地山东种植户受损失。因为控制进货量,原产地的大葱大量积存,行情一路下跌。而由于数量少,批发商就抬高价格,到了市民的餐桌上,大葱价格就很高了。

葱霸

落网

葱霸落网大葱价格下降13%

2010年9月1日,新发地市场向丰台警方报案,有一伙外埠来京人员,长期在市场内欺行霸市,采取暴力勒索、威胁等手段,强迫交易。这伙人实际垄断了新发地市场的大葱生意,控制了大葱的价格。

警方经过近两个月的侦查,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违法犯罪事实。

2010年11月14日,警方一举将以蒋永宝为首的多名团伙成员抓获归案,彻底铲除了这个犯罪团伙。

据新发地工作人员介绍,该葱霸团伙被打掉后,大葱价格一度下降了13%,商户和消费者均拍手称快。

昆明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治疗肝癌哪家好

周口治不孕不育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