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创业公司才搞创新LinkedIn创始人这年头VC也要紧跟节奏

发布时间:2020-02-19 05:52:38 阅读: 来源:燃气阀厂家

瑞德 霍夫曼(Reid Hoffman) 是一枚创投圈内的全能打:2002年的时候,这位pay pal 的早期员工与人联合创办了LinkedIn,接着,又拿着从这个项目中赚来的钱,摇身一变,成了硅谷战功赫赫的天使投资人,早早地入股了Facebook, Zynga等如今听来响当当的公司。而现在的他,是Greylock Partners的一名风险投资人。自霍夫曼 2009年加入Greylock,便一直关注那些为用户搭建平台的2c型互联网公司,比如住家共享的 Airbnb。

近日,这位硅谷的“老人”表示,在这个创业公司需要快速成长的时代, 风投机构本身也需要做出新的变革。

其实,近年来传统的风投机构一直面临着新的挑战:有将创业者的早期想法培育出来的创业孵化器,有专注大量少额投资早期项目的超级天使,亦有诸如 Kickstarter一般通过互联网方式进行众筹的模式。在霍夫曼看来,像他这样的风投机构则可以通过提供更全面的服务——例如创业团队人才招募,活动推广,创业教学等,来帮助企业实现更快的成长。他现在就在斯坦福大学开了个班,专教创业者们如何迅速扩大企业规模实现增长。

霍夫曼与MIT科技记者就近来的一些风投本身的变革以及创投趋势聊了聊,以下是他们的访谈记录:

科学技术的改变是如何影响你的投资方式的?

现在你开办一家软件公司,要比过去快得多、成本也低得多。这都是托亚马逊网络服务、开源软件、以及 ios、android 应用开发的福。你能越来越清楚的意识到,全球范围内的创业机会都在激烈地角逐着,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打造一个更适合当下创业环境的风险投资平台。

现在其实风投机构们都在试着帮助企业去构建网络、进行招聘,那你的这个平台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当你开发一款 iOS应用,你需要调用 Apple平台上的各种服务,从图形框架到如何创建一个对话框 。与此类似地,一档生意要跑起来,你需要雇人、需要开发产品、打磨服务、扩大营收。而现代的风投机构就应当够为所投企业提供上述的所有服务。我们就有专门的团队来帮助创业工资招纳工程师、产品,我们有一大波来自苹果、脸谱的人,他们各个身怀绝技,玩的了大数据、搞得定用户增长,他们能将这些经验教授给企业,告诉他们如何去增长黑客,如何使用社交媒体,以及其他成本低廉的市场手段。

您认为这种基于软件的互联网创业项目的理想投资期还有多久?

现在仍有数十亿的人涌向互联网。同时,软件正影响着几乎所有的产业,从被Uber、自动驾驶改变着的交通业,到愈发趋于个性化的医学,健康和遗传学。我们正亲眼见证着数据是如何反映这一切的。这些趋势尚在非常早期的时候,因而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可能将会出现在接下来的5到10年中。

您曾说,您并不认为科技创投存有泡沫,但是肯定并不是所有企业的估值都恰如其分。这应该如何理解?

人们都在兴致勃勃地专注于将自己的公司打造成估值节节高的前沿公司。而事实是,有些公司是实实在在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以至于就算你不断地投钱进去,相较于回报而言,那也都算是小钱。但也还有大量的公司,确实被赋予了过高的估值。我并不认为在私募阶段的过高估值导致了大规模的市场修正。私募阶段的融资下滑并没有破坏公共资本市场,但它仍是美丽的泡沫,而当你能意识到有估值被夸大的时候,你就不会被它所影响了。

您觉得那些在基于app之上的真正的创新,已经受到了足够的资本认可了吗?

市场还是比较偏向于那些只需要小投入便可短期获得可靠回报的项目。

这往往有利于诸如像Airbnb和Uber,Dropbox一般纯粹的软件公司,随着他们的服务被更多的人使用,他们便能创造出更多的价值,在全世界范围内发挥影响力。如果资本能自然地流向那些重科技,我想对于大家来说是件好事。但是我们也确实看到了像 SpaceX, Tesla这样的公司,他们对于资本并没有那么饥渴。

文章到此并没有结束。

和霍夫曼一般,越来越多的风投机构也意识到了,在关注创新的同时,风投机构自身的变革与创新在这个竞争愈发激烈的时代也显得颇为重要。巧的是,在虎嗅11月22日 FM创新节的活动现场,也有三位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分享了自己对于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借着霍夫曼这一问题的由头,将活动速记在这里做一个分享,内容有删减。

嘉宾介绍

胡海清:是现在的基金是浅石创投,我原来一直在经纬做了8年,今年3月份出来和我的搭档做了一支新的基金,做的事儿和原来差不多,还是专注于早期天使轮到A轮人民币基金。

邱浩:之前在VC行业做了9年,在晨兴创投干了5年,在创新工厂作为合伙人做了3年,今年出来自己做了一个基金,叫联基金,是一个人民币基金,主要做PreA和A轮,目前会专注社交领域,以及互联网医疗,以及农村互联网几大块。

林中华:之前在硅谷做了八九年的天使投资,在IDG做了一年,负责他们在硅谷投资的合伙人,今年6月份的时候跟另外一个IDG合伙人李峰做了Frees Fund基金,我们做了四五个月,我们现在已经有超过30人的团队,也投了将近30个项目,资金量也到了30个亿左右。

主持人:以太资本创始人 周子敬

周:从去年我就感觉到VC市场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直接的就是新基金越来越多,而且新基金在市场上的表现,老基金没有那么大明显的差别,包括创业者那端,他们也非常乐意拿新基金的钱,而且很多新的基金非常多创新的打法。

你们有感觉到VC投融资行业的一些变化吗,以及各位的新基金会有什么创新的打法?

林中华:刚才说的没错,我们刚出来融资还遇到了一两家专门投资基金的基金,他们专注的策略就是专门投早期基金,或者说大的机构出来的一些合伙人创立的基金,我觉得从他们的角度或者是市场的角度,大家还是看见了一些VC行业需要做的变革,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从投资人角度,第一支基金往往是表现最好的基金,因为第一支基金各位合伙人出来的时候是跑得比较勤,工作比较刻苦。从创业者的角度说,也是这样。我们刚刚开始的时候完全没有遇到创业者对基金品牌的特别硬性的要求,大家还是把重点放在了合伙人跟他们的契合度上,这是我们觉得创业者找投资人非常需要看的点。

所以我们觉得,作为一个早期基金,我们觉得投后服务这块是我们Frees Fund资本很重要的一点,我们把投后分成了6块,细分的很明显,而且每块的负责人都是在他们自己领域非常资深的专家,比如说产品,HR,帮公司融下一轮的、帮公司把财务做好的,最后有一个是教公司怎么把一个APP或者是一个产品给实现比较病毒化的增长的。基本上是这样。

邱浩:我觉得过去一年里面,大量新的基金的出现,包括我们自己,顺应了整个创业热情和创业热潮,有这么多的创业者,必然需要更多的VC来替他们服务,不应该是创业的一小波人的事情。所以就有更多的创业者来了,也有我们的这些新的基金出来了,很高兴就是我觉得只要你对创业者有价值,而且给他带来其他的帮助,创业者并不会对什么新基金、老基金有太多的差别、成见,当然了我相信IDG、红杉之类的仍然拥有它强大的资金实力。 从这点角度来说,我们能做的可能就是做得更多一些。

从对创业者的帮助来说,除了刚才林总提的那些,因为我在这个行业做VC挺长时间,我觉得三点是作为VC可以做的。

1、如果在我们这个特别熟悉的行业里面,你如果能够帮创业者参与他的产品战略和他公司战略的讨论的话,那是非常有价值,因为你看到的东西多,你见到的人多,所以,有可能你能带给创业者角度来说,对他是一个很大的帮助。这点是作为一个真正最优秀的VC,在他最熟悉的创业行业可以做到的东西。

2、假设很多时候你做不到那个,做不到的情况下面,你多说话往往对创业者是个障碍,有很多人说咱们不添乱,在不添乱的情况下,其实作为VC也是有很多的价值的。你可以帮创业者保持专注。因为我们在董事会上面,可以跟创业者约定说,我们今年的目标就是干这个,但是创业者特别像在丛林当中战斗,所以他往往会走着走着就会走偏了,作为投资人,我们基本上是在500米的高空,甚至1000米的高空,所以一眼就能看清楚,你这方向错了,有可能我就能提醒这个创业者,我们今年的目标是什么,我们得保持专注。

3、更容易做但是其实做得好的并不多,就是永远成为创业者的啦啦队,特别是在寒冬来临的时候,我们对创业者的信心一定要超过他对自己的信心,这样的话才能真正地让他感觉到这个时候他并不孤独、并不寒冷。

这是我们自己作为VC价值的理解,那具体的做法当中,今天既然在讲VC2.0,我觉得过去整个VC行业分配或者利益的重点是在合伙人这一级,今天在新的基金出来以后,我想在这方面可能都做了很多改变,特别是在早期项目,天使、pre A这些项目当中,其实有很多人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基金的人,离开他原有的基金,肯定也是处于这样的一个原因。所以像联基金的一个做法当中,我们聘请了大概十几位我以前投的CEO,或者我比较熟悉的CEO,作为我的创业导师,我把我基金当中的10%,或者某个项目的10%的carry,就是当我们挣钱以后,这个项目当中,除了分给LP以外,分给我们GP的部分,一般典型是20-30%的这个收益的部分,当中的10%我们分给了我们的创业导师,另外的15-20%我们会给我们在这个项目当中,具体找到项目、执行项目,以及参与投后管理的这些同事,一般来说我们把30%的这部分的收益分给了我们一些具体参与操作的一些创业导师、投资经理,我们希望这样的利益能够使他们更加有积极性为我们的创业者服务,使我们基金越来越大。这是我们的一些做法。

胡海清:关于变化肯定是感同身受的,因为我们自己也是变化的一部分,而且我们现在状态是在创业。但是我自己感受的最大的变化或者压力,其实是竞争,因为我们同行之间其实是竞合关系,又竞争又合作,但是跟原来不一样的是说,我们现在在项目上面对的不是像红杉、经纬这么大的平台,由这么多种子轮、天使轮的个人和机构,甚至直接就是BAT。然后,以及BAT里面这些已经功成名就的大佬们。

所以,我们面对的这种环境是非常非常复杂,竞争压力也非常大,再加上我们虽然在行业内时间长,但是毕竟这个平台是新的,团队是新的,所以我觉得这块我自己的感受压力非常非常大。

为了能够去跟他们俩去差异化,其实真正能做的本质东西没有太多了,因为这个行业是比较成熟的,只能说一些打法上面尽量去差异化,比如说我们内部讨论说反正坚决不跟风,不管市场好还是不好的时候,我们自己心态比较好,所以不跟风。

但是在一些已经过热的领域,其实我们反而会再去看看里面会不会有一些机会,比如说在一些确实市场需求比较大的O2O领域,虽然O2O现在大家谈虎色变,但是我们觉得大家一门心思都在2C上面,确实比较艰难,但是在有些细分领域,我们觉得因为用户习惯已经形成,市场格局也比较稳,我们会看上面其实有很多这种商家们,他们完全没有被各服务好,我们还是在延着O2O的产业链,但是我们换一个角度来切入,我们现在正在投的一个项目,就是这种逻辑,反而是受到一些比较好的效果。

就是说本质上的东西我觉得变化不会太多,但是会在一些细节上面会做一些差异化的调整,其他就是刚才两位老总说的,也就是各种各样的附加值服务,其他没有什么特殊的。

拉力试验机的分类以及拉力试验机选购标准

阀门密封泄漏台

编织管爆破机

济南安全阀在线校验台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