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上海毒日头下测轨温大蒸笼里挥汗行图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1:23:53 阅读: 来源:燃气阀厂家

上海 “毒日头”下测轨温 “大蒸笼”里挥汗行(图)

技术人员目测高温下的轨道状况记者纪海鹰摄

脸上滚下来的汗珠一掉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本报记者昨天下午1时来到上海地铁梅陇基地,跟着工长黄凯——

开一程喝干一杯大麦茶,跑一圈换掉一条湿内裤。本报记者昨跟着公交141路驾驶员吴有明出车——

炎炎烈日晒得轨道边的石碴冒出阵阵热气。昨天下午1时许,上海地铁梅陇基地的室外温度超过39℃,地铁工务分公司梅陇基地的工长黄凯头戴草帽、拿着轨温计,蹲在地上测地铁轨道温度,脸上滚下来的汗珠一掉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轨温计上的数字直往上蹿,最后停在了56℃,这是今年测得的最高温。

“轨道在酷热中哪怕有丁点膨胀变形,都会给地铁运行带来隐患。”黄凯说。上海轨交一号线和三号线都有地面段或高架段,轨道暴露在烈日下,需随时监测轨温及时向地铁总调度中心汇报。

轨温计看上去像个小“听筒”,贴着铁轨便能测出轨道表面和内部温度。为了测准轨温,测试员每次都要仔细地测上5分钟。“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忙的时候。”黄凯告诉记者,每天中午11时到下午4时,他们每隔1小时要为轨道测一次温;此外,从下午1时开始,有3个工作人员要在22.7公里长的基地线路上巡检,查看轨道是否变形,“一圈下来起码要3个小时。”

说话间,负责当天巡检的班长张志民等3人来了。他们的工作服外还穿着荧光防护背心。“背心又厚又闷,但为了安全必须穿。”张志民忍不住抹了把汗水。记者掂掂他装满扳头、螺丝等工具的背包,估计有15公斤重;两个同事手里分别拿着一把1.5米长的道尺和大铁锤,也不下5公斤重呢。

记者跟着他们在钢轨间前行。每走几步,他们就会弯腰下蹲,用道尺测量一下铁轨间距。有时甚至双膝跪地,用手撑着滚烫的铁轨,俯身观察轨道是否变形。“当心别烫伤!”听到记者提醒,张志民笑了:“我心里有数。”他撩起裤管露出膝盖处一条深色印记,“已经长老皮了,不怕烫。”

巡检刚走了十多分钟,几个人身上的衣服已全部湿透。黄凯直起身说:“有我们每天监控轨道变化,上海地铁在高温中运行肯定安全。”本报记者金孜华

又是一个高温日。昨天下午2时15分,记者在虹桥路凯旋路公交141路终点站前,用数字温度测量仪测得地面温度:39.3℃。驾驶员吴有明从调度室保温桶内将大麦茶灌满了1000毫升大口咖啡杯,随后带着一条浸透水的毛巾坐进驾驶室。

铃响,吴师傅驾着他的普通公交车驶离站台。跟上车的记者再次取出测温仪,哇!车厢内温度高达41℃,塑料座椅都烫手。前置式发动机散发出阵阵热浪,熏得吴师傅只得用湿毛巾搭在头顶上降温,“你看好了,还没到终点站,湿毛巾就会干透”。

说话间,车行驶至天山西路北虹路口遇红灯停下,记者在吴师傅座位边一量,温度窜到了43℃!车至芙蓉江路,吴师傅将墨镜摘下,说:“汗水流进眼睛里了,还是不戴好。我们一天开下来,衬衫没有一分钟是全干的;来回跑上一圈,内裤也会被汗水浸湿。”

吴师傅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能开上空调车。车到终点站。记者随吴师傅下车,发现他手上的茶杯已喝干,搭在肩上的毛巾也干了。走进调度室,吴师傅换下湿透的内裤,用凉水擦了把脸,灌满茶杯、浸湿毛巾,打起精神又重返驾驶室……查阅:已获批28个城市的轨道交通线路规划详解图(更新中)查阅:2012年全国各省市城市轨道交通项目概览(更新中)查阅:城市轨道交通中标企业

性感美女照

裸体美女照

美女裸照

相关阅读